現代詩與文學史:楊宗翰的詩文學異議空間

關於部落格


小隱隱於學,大隱隱於詩。
  • 1431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寄期待於菲華報業

寄期待於菲華報業 楊宗翰 (原刊於《菲律濱華報》2009年9月22日,第49版「評論精選」) 自一八八八年第一份中文報紙《華報》創刊迄今,菲律賓華文報的歷史已逾百年。《華報》及其後問世之《岷報》、《益友新聞》、《岷益報》與《警鐸新聞》,這些報紙一直到一九一二年方全部停刊。因年代久遠、資料散佚,目前所能看到的最早華文報只剩一九二二年出版之《華僑商報》與一九二五年之《新閩日報》兩份。欲知華文報之往昔光輝和榮辱,可以參考二00六年由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印行的《菲律賓華文報史稿》。雖然本書出版後曾被批評「缺少第一手資料」並譏為「野史」,但不容否認,它確實是第一部有關菲律賓華文報歷史記載的書稿。對於過往,至少還有這本書作了初步交代;未來呢?那就端賴今日五份華報之表現了。面對市場日趨萎縮、發行量逐年下滑,老字號的《聯合日報》、《世界日報》、《商報》倒是處變不驚,未見有何大動作或調整。最令人擔心的《菲華日報》今年歷經一場關門風暴後否及泰來,也算是業界屢仆屢起的楷模了。資歷最淺的《菲律賓華報》在報業最不景氣時創刊(局勢大概只比軍統時好一些?),卻也逆風而行來到了誕生兩週年的日子。 今日報業的不景氣乃是跨國性現象,就算是媒體王國美利堅亦然。僅這一、兩年間停止印刷版、改出網路版的就有《西雅圖郵訊報》(一百四十六年歷史)、《基督教科學箴言報》(一百年歷史),雜誌部分則有《亞洲週刊》(三十年歷史)、 《生活》雜誌(七十三年歷史)、《PC》雜誌與電影雜誌《首映》(二十七年歷史)。《芝加哥論壇報》、《巴爾的摩太陽報》、《明尼阿波利斯明星論壇報》則因財務失衡,已申請了破產保護。老牌刊物《讀者文摘》及成人情色雜誌《閣樓》也瀕臨破產,唯有步向重整之途。其實,美國報業自一九七三年報紙總銷售數量衰退以來,過去幾十年間只有在八0年代短暫回升過,其餘皆呈現一路下滑之趨勢。與菲律賓一水一隔的台灣, 自一九九九年起,許多報紙開始減版、合併乃至停刊,如《自立早報》、《勁晚報》、《大成體育報》、《自立晚報》、《新生報》、《大成娛樂報》、《中央日報》、《星報》、《台灣日報》都被迫關門。發行量曾號稱破百萬份之「兩大報」日子也不好過,二00五年中國時報系的《中時晚報》,放棄了與聯合報系的《聯合晚報》之合併協商,宣佈停刊。0六年底,有著二十八年歷史、曾被稱為「金雞母」的《民生報》,突然於十月二十九日宣佈兩天後停刊,震驚社會。這隻「金雞母」發行量最高峰時達到五十七萬份,關門前夕跌落到只剩五萬份,落差之大實在令人難以置信。 關於台灣報紙產業的興衰變遷,最為人熟知的理由是閱報率下降,導致廣告量走跌。據統計,自一九九七至二00七年間,報業廣告量由四百三十三億元衰退為一百三十四億元(單位:台幣)。廣告量是維繫報紙生存的重心,這點無論在台灣、美國或菲華報業應該都是相同的。但以筆者的觀察,菲華報業的真正危機不在「廣告量之多寡」,而在「吸引力之有無」。除了商業廣告與紅版賀詞外,菲華五份報紙還該提供更多的「訊息」給讀者。「訊息」本應由記者採訪而得,再透過社內編輯呈現於報端;但自從菲華報業取消採訪記者(卻保留了攝影記者)後,訊息來源只剩下三個途徑:(一)翻譯英文報標題與內容、(二)剪貼兩岸三地報紙或通訊社新聞,或乾脆整版影印複製,也不管是否得到對方同意、(三)由社團自行撰稿發消息,或任由誰都可以提筆寫起「本市訊」,人人都是馬尼拉通訊社。以目前各華報之經營狀況與薪資結構,固然一時間難覓合適的採訪記者,但筆者以為:記者應該是報社的資產而非負債,沒有專職記者始終都是報社的遺憾。新聞應是「跑」出來的,別人「送」的資訊有真有假,僅憑編輯一己之力實難確切把關。這是訊息就是力量的年代,有遠見的菲華報業高層應該明瞭:培養一位能提供準確訊息的好記者,抵得過報社換幾台新穎的印刷機。 有了準確的「自家」訊息來源,下一步提升吸引力的關鍵是編排美感與版面設計。誠如資深媒體人朱立熙〈從《民生報》停刊談起〉一文所述:「這份報紙……與時代脫節了,完全不知到讀者的需求;更糟糕的是,老闆的行事風格與員工的公務員心態,注定了這份不長進的報紙要被時代所淘汰」、「這份原本最應該重視圖片與視覺的報紙,卻被傳統『文字編輯』的思考所宰制」、「版面的呈現仍是毫無視覺美感,它更像是一份『老人辦給更老的人看』的報紙。」這些文字雖然嚴厲到近乎苛刻,但也值得菲華報紙從業人員借鏡、警惕。雖然一份報紙才十元批索,但讀者依然有要求它「好看」的權利。時值華文報發行量急遽萎縮之刻,常聽到有人抱怨華校教育徹底失敗,新一代華裔學生根本看不懂報紙內文。筆者想問的是:就算他們看得懂,這些報紙對他們就有吸引力嗎?不妨去問問童年在台灣或中國長大,中學後才來菲定居的未滿二十歲新移民:「你們看本地華文報嗎?」筆者就遇過一個中學畢業生不假思索地回答:「請給我一個讀華文報的理由!」 是啊,該給我們的孩子一個讀本地華文報的理由!菲華報業往昔的光輝歷史,不能掩蓋現今的發行量衰退、讀者群凋零危機。報紙,畢竟還是辦給人看的。就算各報今日有足以維持財務運作之廣告收入,若缺乏讓人想先睹為快的吸引力,它的存在價值便十分可疑。筆者以前曾在台灣《聯合報》副刊寫過一段文字:「我喜歡讀報。每天我都會花上幾個小時,一個字接著一個字、虔誠恭敬且心無旁鶩地讀完手邊每一份報紙。就算早餐的咖啡變冷、牛奶發酸、對岸飛彈快打過來,先等等,等我看過報紙再慢慢應付。」做為一個喜愛讀報的重度上癮患者,盼望菲律賓的華文報紙能讓筆者產生同樣的熱情,也讓年輕的華裔子弟們重拾起父祖輩當年讀報的樂趣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